《嫌疑人X的献身》:中国电影与东亚文化共享
发布时间:2017-04-12 19:56   点击率:

清明档期的《嫌疑人X的献身》(以下简称《嫌疑人》)在上映7日后突破了3亿大关,获得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商业成绩。在普通观众看来,这是一部完成度比较高的商业类型电影,如果是演员王凯的粉丝,可能还会对偶像参与了如此靠谱的电影制作而深感欣喜。然而,正如《嫌疑人》那种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却暗流涌动的推理故事和影像风格一样,这部电影所处的语境,正是整个中国电影转型期的缩影:当城市中产阶层日益扩大,以往小众精英口味的推理、侦探等“烧脑”类型,正逐渐成为大众化的整体趋向。“讲个好故事”成为中国电影最迫切的诉求,而怎样整合东亚三国的文化资源,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共享圈,怎样学习中国香港、日韩与欧美成熟的类型电影制作技巧,并在学习的过程中化为己用,正是《嫌疑人》在激起小浪花的背后,所带来的值得思考的大问题。

《嫌疑人X的献身》:中国电影与东亚文化共享

《嫌疑人X的献身》剧照。

电影翻拍:如何让“中国版”成为“特色版”

第五代导演与传统文学作家相互成就,经典作品常常来源于功底扎实的纯文学作品。第六代导演则喜欢亲自操刀编剧,将从生活中观察到的怪诞现实融于笔端。而未能凝聚成“代际”式共同体,但实质上已经和前几代导演的电影理念、艺术风格完全不同的当代影人,则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求自己的“一剧之本”。

最近两年IP概念的爆炸式传播就是这一长期需求的集中体现。能够作为IP被挖掘的,主要是两种资源:在国内,是以网络文化为中心的网络文学、电子游戏、热门现象及事件。这类IP资源,往往在未经影像化之前就已经拥有为数众多的拥趸,而“有谁来诠释万千粉丝心目中的男女主角”,则成为一个屡试不爽的营销话题。因此原作与演员,常是这一类电影的关键词。

而在国际范围,则是以东亚三国形成的大中华儒家文化圈为基础,因相似的文化背景、审美趣味和价值观,进行广泛的资源交流。早年间,中国的电视综艺节目就经常“模仿借鉴”日韩综艺。近些年,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以及此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中国综艺节目制作公司主动向日韩购买版权,得到了丰富详实的指导材料,也打造出了《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等成熟而具有本土特色的综艺节目。而在电影方面,同一剧本的翻拍、同拍也成为新的实践方式,《重返20岁》、《我是证人》、《外公芳龄38》,以及正在制作中《麻烦家族》,都是如此。翻拍电影中,是选择中方导演还是外方导演,剧本如何进行本土化调整,成为受到关注的关键。

日本近两年的电影乏善可陈,剧作倒是颇为出众,在洞察种种社会问题的犀利目光下,既知一己之力无法改变,于是与之进行策略性、世俗式对抗,刻画出了值得玩味的当代日本人精神世界。而韩国则是在影界与政府的多次谈判中,为电影产业争取到了越来越大的书写空间,揭露社会黑暗、批判统治阶层的现实主义电影屡出佳片。中国的情况又有不同,新世纪初,在《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刺激下,《英雄》引领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片冲奥”运动,一度中国化的视觉奇观蔚为成风。然而随着全球化进程,中国的经济地位不断提升,电影市场也不断扩大,国人终于在好莱坞电影的东方面孔和中国软广中发现,现在不再是“中国走向世界”,而成了“世界走向中国”。在这种“后大片时代”,很多体量较小的类型片,也开始能够与观众见面,逐渐丰富着中国的电影市场。

对于《嫌疑人X的献身》来说,虽然是改编自日本同名推理小说,但日韩两国两种版本的改编电影在前,特别是日本版中,福山雅治搭档柴崎幸,在日剧《神探伽利略》中已磨合完毕、深入人心的二人组在影版中延续默契,成为书迷提及《嫌疑人X的献身》时脑海中最先浮现出的影像。而导演苏有朋带来的中国版,也面临着和翻拍电影同样的挑战。

但最为有趣的,还是原著作家东野圭吾提出的特殊要求:他希望每一次的改编,都能够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加入符合国情的原创情节,而此前其他版本用过的原创桥段,不可以再次使用。围绕这一要求,除了提交详细的改编方案、将改编剧本译为日文,苏有朋更是带领创作团队和东野圭吾反复磨合了35版,最终才敲定电影呈现方案。

尽管对于原创性改编的要求,最初是为了规避影版之间的版权纠纷,但是东野圭吾身为金牌小说家所具有的话语权,让《嫌疑人X的献身》显现出了焕然一新的创作生态。要对一个已经深入人心的推理小说进行全新阐释,关键不是回避先前版本,而是重新进入小说、开拓可能,将其视为一个圆融自足的故事、充满无限可能的元叙事,然后从中摘取一页,形成与小说既相同又不同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