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碳入硅:不是人类被机器取代,而是“人类社会”被“社会机器”取代
发布时间:2017-04-12 19:00   点击率:

  本文作者鲍捷,文因互联CEO。作者首先提出人类的大多数,终将陷入文化的真社会性的工蜂阶层,他们将留不下文化的后裔,他们将被机器取代。作者认为爱情和意识对AI只是Bug,机器根本不需要模仿人类糟糕的智能。最终作者认为人类的延续绝不仅仅是人类本身,要么脱壳,要么脱轨,飞向星辰。

  不要问机器为你做了什么,问问你为机器做了什么。

  人是软件定义的动物

  人有三万个基因。几百个基因的区别就能区分两个物种。但人的一生其实被文因(Meme)塑造,一生被imprint(思想钢印)进大脑的文因,何止三万个。两种不同文化的人,其行为的差别,超越任何物种的差别。

  人类是一种软件定义的生物,是软件赋予了我们进化的无穷潜力,直至毁灭自身的可能。为了可以灌入软件,我们不惜让每个婴儿都早产一年。

  社会是软件定义的种群。人类在最近 5000 年锲而不舍,把定义人的软件转写为定义社会的软件,直到社会本身崛起为新的生物。

  但文化进化的速度与基因进化速度的鸿沟越来越大。文化进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和基因进化的慢速矛盾越来越大。人类的基本认知能力并无大的进步,人类的大部分越来越不能跟上文化的发展。过去几十年中,通过教育年限的增长弥补了一些差距,已经达到了二十年的教育,但年限不可能无限延长。抗衡原始的认知惰性所需要的教育和资源越来越多。这种投入的增长有限,其边际效益又是递减的,而文化的进化速度是加速的。

  人类科技进步的大部分投资“浪费”在了通信上。首先,由于大多数的资本掌握在对科学一窍不通的人手里,人类要花费巨额的时间和投入去让这些动物理解。其次,由于人类硬件的先天限制,需要花二十年时间才能从知识上复制一个人。

  文化进化速度的提高,不仅在于机器的速度,而且在于人的理解速度。真正的语义通信的速度,瓶颈不在于机器,而在于人。最后必要诉诸认知能力的外化,也就是机器增强的人脑。人类逐渐将能耗最高的认知能力外包给机器以缓解这个矛盾。人需要用机器来扩展自己的认知能力,这样可以延缓脱轨,但也不过也最多延缓一百年。

  基因是自私的,文化也是自私的。赋予人类获得进化优势的文化是自私的,它不在乎它的载体的存亡,它只服从于在竞争中复制自己。人类从书写开始,就不断在文化进化的压力下,乖乖地做文化转移载体的工具。从祭司到软件工程师,都在做文化进化的线粒体。

  建立人人平等的社会是人类自古以来的理想,但也从来没有成功过。这是个非常崇高和善良的理想,可是它的执行,几乎总是会导致新的不平等。也许,人类作为一个社会性物种,构成社会的根基就是等级,按体力,财富,信息等等随时代不断变化。人人平等终究是一个幻想。在人类有了机器增强后,会不会拉近人的认知差距,让一个一般的人也赶上牛人?不会,这个差距会急剧加大。原来有10倍差距,有了机器辅助,这个差距会扩大到100倍甚至1000倍。因为理性是反人性的,理性的获得非常困难。无法自然扩展理性,只能拉大社会的理性鸿沟。

  人类的大多数,终将陷入文化的真社会性的工蜂阶层。他们将留不下文化的后裔。他们将被机器取代。

  乌合之众

  人类基本的信息处理能力,还是在大规模(超过数百人)社会形成之前。语言,视觉,听觉,信任,对证据的直觉依赖,都是适应于草原部落生活的进化。这些已经写入基因,构成认知的快速通道和潜意识。而文字,符号,逻辑,科学方法(指系统的寻证方法),超越小部落的信任传递,这些是后生,慢速,困难的。机器在群体上只要超越了爬行动物,就可以超越人类。

  人类有四套认知系统:原始的爬行动物认知系统,5万年前语言成熟时发展的,5000年前文字发明后发展的,和500年前科学兴起后发展的。每一套都比前一套更不“自然”,更耗费能量,速度更慢。所以人总是倾向于用低层次的认知系统。

  并不是说90%的人只会用5万年前的认知方式思考,每个人都是多种认知方式的综合,比例不同。而人群的总体,在90%的人脑“机时”里,是那些原始的认知在起作用。能够有效利用这种特点的人,都成了伟大的政治家,教主和商业领袖。90%只是个大意,并不是说真的精确到这个数字,总体人群的大多数大多数时间倾向于“不动脑子”,这个应该很容易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