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戏市场年度盘点:手游竞争趋于白热化
发布时间:2017-04-12 20:09   点击率:

对于许多玩家来说,日本是电子游戏的精神家园。不论是京都的任天堂总部,还是东京秋叶原的灿烂霓虹都让人心驰神往。即便抛开历史渊源不谈,日本的知名开发商、发行商和游戏系列的数量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在日本,主流思想对于游戏文化接受与融合程度明显高于全球其他地区。因为在PlayStation进军欧美主流文化市场之前,《勇者斗恶龙》、《最终幻想》和《马里奥》已经开始陪伴日本的70后、80后成长。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游戏的续作及其同伴们至今仍传承着这份爱,并几乎感染到每个人。

游民星空

这也许就是近年来手机游戏盛行于日本的原因。所有人都将游戏当作爱好,那智能手机就是最合理、最便捷的游戏平台。当主机市场还在苦苦挣扎时,2016年的日本手机市场正持续增长。于是,科乐美不惜抛弃海外市场也要转型为主营手游的发行商。而万代南梦宫、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和索尼都早就通过移动平台获取大笔收入,他们分别凭借《偶像大师》、《星之勇者斗恶龙》(Hoshi no Dragon Quest)和《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 Order)长期占据日本手游收入榜的前几名。

游民星空

不论以何种标准衡量,任天堂都是日本的第一游戏大厂。《精灵宝可梦:日/月》的首周销量为今年最高,而Niantic的《精灵宝可梦Go》则是乱入日本手游收入排行榜的唯一一款非日本产游戏。提到它的对手们,大家可能都不太熟悉:凭借《怪物弹珠》的成功,因同名社交媒体和博客平台而出名的Mixi一跃成为日本最大的手游发行商。LINE相当于中国的微信,也凭借极高的客户占有率跻身顶级游戏发行商之列。

后来,LINE还与迪士尼合作发行激萌手游《LINE: Disney Tsum Tsum》,进一步巩固市场份额。而CyberAgent (《宏蓝幻想》)、 GungHo(《智龙迷城》)和Colopl (《白猫计划》)等公司现在已经能与史艾、世嘉等日本老牌大型游戏公司平起平坐。值得一提的是,任天堂首款手游《超级马里奥Run》将在12月15日正式登陆iOS平台,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预测该作上线首月的下载量将超过5000万,并在全球创造7100万美元收入。这家日本老牌大厂终于向366亿美元规模的手游市场迈出了一大步。

游民星空

顶级手游的竞争日益白热化,还没接触过手游的玩家已所剩无几。于是,这些顶级手游开始通过线上营销活动互相争夺用户。此外,黄金时间的电视广告中也充斥着手机游戏,就连原来被快速消费品霸占的户外广告位也成为手游的战场。相比之下,主机游戏的广告被挤到了深夜动画这样的冷门电视节目之间,就算是索尼也很少利用黄金时间的名人代言广告来推销主机及其游戏。

不过,在手游市场增长大幅超越主机游戏市场的背景下,索尼在2016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得益于新版主机和《女神异闻录5》、《最终幻想15》等超级大作的助推,PS4是唯一出现同比销量增长的主机,预计年底在日本的销量能突破400万大关,并于2017年某个时候超越PSV的500万销量。不过,PS4在日本的总销量要打破PS3的1050万纪录不太可能。

游民星空

相比之下,其他主机的销量就不太乐观。3DS的销量同比减少三分之一以上,首次落后于PS4。不过,总计2100万的生涯销量可以算是不俗的成绩。3DS版《妖怪手表》和《宝可梦》今年的总销量可达1000万,虽然无法和去年相提并论,但足以帮助3DS创下累计售出1亿份游戏的记录,可是和前辈DS的1.75亿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另一方面,从软件销量上可以看出,PS4和3DS在日本的游戏文化中担负着不同的使命。截至目前,2016年销量最高的5款游戏都来自3DS平台:《精灵宝可梦:日/月》无疑是第一名;《妖怪手表》紧随其后;而排名三至五位的《勇者斗恶龙怪兽篇Joker3》、《妖怪三国志》和《星之卡比:星球机器人》和前两名则有不小的差距。不过,《最终幻想15》有望成为今年最热销的PS4游戏并挤入全年销量前5名。在PS4方面,《最终幻想15》(预计)、《女神异闻录5》、《黑暗之魂3》将分列前三名。换句话说,主攻低龄市场的3DS游戏大幅超越PS4游戏销量,其主要原因可能是家长不愿让孩子接触智能手机或者应用商店。而表现还不错的PS4只是适合小众的核心游戏产品。

游民星空